喵喵呜呜喵呜呜

[范宜]上藥 (依舊標題無能)

仙草蜜:

被包裹的手艱難的與蓮蓬頭對抗,段宜恩看著鏡子內動作滑稽的自己,臉上浮著一層無奈的苦笑。

自暴自棄的拿毛巾隨便抹了抹臉,簡單的用水淋過全身,段宜恩彎身甩了甩頭,將髮上的水氣瀝出,拿起掛在門邊的毛巾隨意的擦兩下,披上毛巾就走出浴室。

饒是再小心,手上的紗布還是浸了濕氣。


所以說,他真的討厭蟲子。


坐在床上發了半晌呆,段宜恩在不管不顧直接睡去的果斷,和身為Idol的那一點自知之明中選擇了後者。

舉起飯店內的話筒,剛要點下分機號碼找經紀人的那一刻,被響起的電鈴聲給打斷。


「⋯在範⋯⋯?」


門外的人在看到那因浸了水氣而深了一階色的紗布時,好看的眉頭瞬間緊皺。

不發一語的推門而入後反手關上,林在範揣著那雖然長肉了,對他來說卻還是過分瘦弱的纖臂將人推坐在床上。


大大的醫藥箱被摔在地上,雖然地毯減緩了沖擊,但裡頭的瓶瓶罐罐碰撞還是發出了不少聲響。


有些粗魯的扯過那裹成一大包的左手,解開紗布的動作卻十分輕柔。

林在範的嘴角冷冽的抿成一條線,沈默的用乾淨的毛巾仔細的將上頭的水氣及殘餘的膏藥給擦乾淨。

看著腫的不成樣,連指節的骨頭都看不見的手,忍了一晚上的話終是沒忍住出口。


「你就不能讓人少操點心嗎?」


清清冷冷的薄荷音聽起來毫無溫度。


坐床上的人也不樂意了,推拒著想甩開被握住的手,卻被緊緊的抓住手腕,掙都掙不開。


「放手,不要你管。」

「我不管你誰還管的了你?你不是怕蟲嗎?怕還被叮成這樣?」


奔波了一整天,早上才趕飛機到了日本,接著馬不停蹄的彩排、妝髮,晚上又打起十二萬分精神來面對粉絲。

緊繃了一整天,好不容易回到飯店、卻一點也無法放鬆、左手的傷讓段宜恩做什麼事都不順。

被蟲叮的委屈和不被理解的委屈一湧而上,眼眶不能自控的激起水氣,他咬緊下唇,毫不留情的伸出腳就要將人踢出去。

看著紅了眼睛的小兔子,林在範再大的脾氣都無奈的消了。


熟練的隔開兔子腳的攻擊,起身將人給壓上床只剩下一隻手可以反抗的段宜恩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錯在哪?嗯?」


不顧身下人的抗拒將頭埋進奶香的脖頸,林在範的聲音悶悶的直進耳裡,讓段宜恩氣得想打人。


「滾開,我才沒錯!」


「嗯,你沒錯。」


「林在範你到底想怎樣?」


「我想你。」


手撐在兩側直起身子居高臨下的看著身下人,段宜恩一臉看傻逼的萌樣讓林在範忍不住笑出來。


「我錯了,不該放你一個人過來的。」


被人抱在腳上圈在懷裡,林在範溫柔的讓段宜恩忘了反抗,他看著那長滿薄繭的手笨拙卻細心的幫自己上藥、纏紗布。

放鬆身子倚在厚實的胸膛上,身邊滿佈的愛人氣息讓段宜恩感到安心。


他微微仰頭看著那迷人的下頷,沒忍住用毛絨絨的頭頂蹭了兩下。


「在範啊。」


「嗯?」


「在範。」


「嗯。」


「在蹦米。」


「我知道。」


「你知道啥啊?」


「你說愛我唄。」


「少臭美了你。」


「我也愛你。」




—————————————————
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捂臉

到底什麼蟲這麼毒喇!!!!!!!
마크야ㅠㅠㅠㅠ

【伉俪】《胆小鬼》(1-3)

马住

芝士就是力量:

温柔的BDSM 求求大家看看这篇吧 更新了






爱虽给你加冠,他也把你钉在十字架上。


他虽栽培你,他也刈剪你。


他虽升到你的最高处,抚惜你在日中颤动的枝叶,


他也要降到你的根下,摇动你的根柢的一切关节,使之归土。


爱除自身外无施与,除自身外无接受


爱不占有也不被占有


因为爱在爱中满足了


爱没有别的愿望,只要成全自己




——纪伯伦《论爱》




01-02修订版




03更新内容 不想回顾前文的可以直接点这个






谢谢大家支持



有些事忘记了会更好

你生活不幸福是我的错吗,看我过得幸福你嫉妒是吗,你永远就是个没有爸爸疼爱的单亲家庭,我从小感受到的爱你永远体会不了。睡一觉忘了吧,气坏了我的身子让谁高兴了